直播帶貨的宿命:批量生產“李佳琦”

營銷管理
屈太浪
 1.35w
2019-11-18

曾幾何時,生活的窘迫讓我常常思考,三十歲的老男人應該出去“賣”、賣點什么才能養家糊口。直到有一天,我等來了我的創業導師和靈魂偶像,沒錯,他就是“口紅一哥”李佳琦。


1


“Oh~My~God!”是我李哥的口頭禪,他從月薪6000元導購一路走來,三年時間成為淘寶直播帶貨第一人,成為月薪百萬的全民消費偶像。讓我深深體會到一個道理:普通人從普通到不普通,三年就夠了。

這三年里,我哥每年直播超過365場,每次面對冰冷的屏幕和他的千萬粉絲網絡傳情,那樣子像極了我當年癡迷過的吃播女主。

我對于他,有種過分的崇拜,他除了超強的帶貨能力以外,還為我們國家爭過光,那是去年9月的時候,我哥成功挑戰“30秒涂口紅最多人數”的吉尼斯世界紀錄,成為涂口紅的世界紀錄保持者,讓我們的國家在世界上有多得一份第一的殊榮。


2


可是,我又特別心疼我哥,他這么勞累,每天在鏡頭前激情四射,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給那些傻女人們,讓她們花錢買自己推薦的產品,每次卸完妝之后,他會埋頭在洗手間哭泣嗎?

哎,心疼佳琦哥一分鐘。

這還不算什么,最怕是自己人監督檢查,沒事添堵。遠的不說,就說去年,馬云老板眼紅我哥的流量,還在雙十一和他PK過賣口紅,你說老板和你比賽業績,你是努力贏還是努力輸呢?我哥太實在,沒想那么多,隨隨便便地贏了老板,讓馬老板一時下不來臺,沒過一年就辭職了。這個傻小子,一點職場的情商也沒有。不過沒關系,我就喜歡他的耿直。

就說前兩天,他直播不粘鍋之前竟然都沒有自己試一試,當即就打了個雞蛋,結果就粘鍋了,那個臉啊啪啪啪地被打,這個耿直boy,正是應了那一句話:人在家中坐,鍋從天上來。

可是,那又有什么關系呢?沒有人能阻擋我哥成為萬眾矚目的仔,他必將在人類社會消費史上留下自己閃耀的身影。


3


在我們這個廣告圈子里,早就有人搶在我的前面,將我佳琦哥奉為“文案鬼才”。我好氣啊,這么激動人心的時刻,也不通知一下,讓我事先膜拜。

我們現在一起來重溫,這兩年流傳在網絡上我哥的名言,這些終究成為不朽篇章的文字有:

1、“oh my god!”

2、“我的媽呀,好好看哦!”

3、“買,買買買,這個一定要買!”

4、這支唇膏在嘴巴上面會跳舞

5、銀行卡的余額可以變,男朋友可以變,999不能變,好經典!

6、(口紅)只掉一點點顏色,跟立邦漆有一拼

7、你不惹我我不惹你,你敢惹我,老娘就把你咔嚓咔嚓的那種味道。

8、“少女感滿滿,初戀的感覺”

9、戀愛中的少女,開心的去找男朋友,那種很甜的感覺

······

經典的文案還有很多很多,你們要是有時間嗑瓜子,可以一邊磕一邊看我哥的直播,保證瓜子磕完了,會收獲一批好看到爆的口紅或者可能粘鍋的不粘鍋。

當然,如果你看到這里,肯定會疑問:這是給李佳琦打廣告嗎?當然不是了,你浪哥能這么膚淺嗎?馬上我們升級一個檔次。


4


我們來一起思考一下,直播帶貨這件事情的終極宿命,會是什么樣的?一個平臺、一個網紅、一段夸張的表演,這就可能帶來無盡的流量和千萬元的流水。那接下來,直播市場到底會發生什么樣的屠龍事件呢?

因為紅人帶貨的強轉化,加上團隊搭建的便攜性,未來直播帶貨的發展思路,大概出現以下這些重組:

1、頭號網紅組建個人工作室,網絡各路妖孽,攔截品類,形成自己特有的品類屬性,(如papitube)之后拓寬銷售渠道和滲透能量;

2、大資本流入,批量生產“李佳琦”。平臺對于網紅們來說,是生存的本源,沒有平臺蓄水,他們就不可能導流,所以大平臺可以作為網紅的背后操守,簽約N個李佳琦,形成自己的矩陣,讓他們為自己賣命掙錢(例如各大明星經紀公司);

3、假設平臺繼續開放,一視同仁,搞成一個淘寶店鋪的生態,那么之后向網紅拔毛也將是一種盈利方式,各種競價排名也可能誕生,事實上,目前平臺就是這樣的屬性。

最可怕的是,當社交平臺(比如微信、微博、QQ)都開始打通網紅直播帶貨接口的時候,我們所有人都將成為帶貨網紅蠶食的大餐。微信、QQ、美團、滴滴都開始搞網紅直播帶貨的時候,所有視頻網站都搞起網紅直播的時候,那人間想尋一片清凈地就很難很難了。

當然,品牌為了保證自己獨特性和辨識度,不可能每個都成為帶貨平臺。但是,未來可見的是,N多個“李佳琦”將迅速崛起,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灘上。

參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