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上的孤單探戈是怎么火爆的?

營銷管理
尋空的營銷啟示錄
 1.69w
2020-01-18

如果你最近刷抖音,一定對一首聽不太懂但是非常洗腦的韓語歌+一段簡單且律動明快的舞蹈印象深刻。這個短視頻在抖音上的tag是#孤獨探戈#,就像野狼Disco 一樣,孤單探戈在抖音上也掀起了一陣模仿秀。孤獨探戈到目前的總播放次數超過了17億次,什么概念?超過了中國人口總數。


那么孤單探戈是怎么火起來的?


孤單探戈原名叫《我不是在笑》,是由韓國Hip-Hop組合leessang和女歌手Ali演唱的,這首歌發布于2005年,雖然在韓國很火,但在中國并非人盡皆知,QQ音樂上關于這首歌在2020年之前最火的評論如下,這是一段讓人哭笑不得的中式韓語。

很長一段時間里,《我不是在笑》這首歌在中國只停留在相對小眾的群體中,直到2019年年底一段舞蹈讓這首歌在中國再次火爆。

2019年,不少媒體在做這一年的總結時,將“難”定位關鍵詞,“我太難了”成了這一年不少人和企業的寫照,空氣中似乎到處彌漫著“難”,“失落”,“悲傷”的基調。

當年最后一天,吉林大雪,一個昵稱為“二當家的”的舞蹈小哥哥在遼源市的廣場上,在《我不是在笑》的伴奏下,隨著風中的飛舞雪花跳起了一曲自由孤獨的舞蹈。

舞者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美妙世界中,韻律十足的舞步在雪中踢踏,大開大敞的風衣與漫天飛舞的雪花交相輝映,舞者不在乎四周的人群,不在乎寒冷的冬日,不在乎飄飛的雪花,正如有人所說,舞蹈“隨意中帶著從容,孤單中透著灑脫”。

他在雪中跳舞的情景讓人想起了影史中經典的相似鏡頭——雨中曲。在2019年太南了的基調中,他就像黑暗中孤獨的舞者,鼓勵著那些孤獨、悲傷的人,帶來自由、快樂和希望。

二當家的孤獨探戈的火爆具有很大的偶然因素,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。

天時,正如前面所說,在2019年“南”的基調下,獨舞本身既符合這種相對消極的基調中蘊含的積極力量。

地利,正好趕上吉林大雪,舞步在漫天飛揚的大雪中看起來更迷人,這里多說一點,其實在12月23日,二當家的就在同一地點跳過同樣的舞蹈,但是因為沒有雪花的加成,這段舞蹈并沒有火。

人和,二當家的顯然是個有不錯基本功的舞者,他的主頁中幾乎全部是自己跳舞的視頻,而在當天的舞蹈中,其舞蹈的水平,瘦高的身材以及風衣都非常重要,不少評論都說這個舞蹈只有穿著風衣才有氣場。

所以“我太難了”的大環境基調+大雪紛飛的天氣+穿著氣場強大風衣的優秀舞者,造就了孤單探戈的火爆。

孤單探戈火了之后,大批人才涌入QQ音樂,尋找孤單探戈的原版音樂,于是頁面上出現了諸如“現在來的?應該有很多是因為那個雪地里跳舞的男人吧!”“過段時間即將999+了”這樣的評論。

孤單探戈讓十幾年前的《我不是在笑》再次火爆,證明優秀作品的生命力是很強的。


抖音神曲病毒法則——洗腦曲+模仿秀


我將抖音的孤獨探戈看成是一個病毒傳播,因為它的內容和傳播路徑都有很強的病毒性。

其實早在抖音沒有誕生之前,《江南Style》就同樣憑借騎馬舞火遍社交網絡,只不過那時候它火爆的媒體是微博,類似例子還有《小蘋果》。

美國同樣有借此火起來的歌曲——《Old Town Road》,《Old Town Road》是今年美國最火的歌曲,這首歌有著洗腦的旋律,上下兩句句式不斷重復呼應,基本上你聽過兩遍,這首歌就開始在你的腦中回蕩。它首先在上傳在海外版抖音——TikTok上,并被大量使用,隨后作者Lil Nas X將歌曲加入Yeehaw Challenge(牛仔挑戰)模仿秀,引發大批粉絲模仿。

孤單探戈同樣是這個路子,二當家的視頻火了之后,大批用戶開始發起模仿秀,不僅有普通素人,還有像江疏影、憨豆先生這樣的名人,他們一起推升了孤單探戈的火熱度。

自抖音出現以來,這種方式可以說層出不群,像“海草舞”,“野狼Disco”,“火紅的薩日朗”都是這樣火起來的,這樣的病毒傳播路徑,孤單探戈不是第一個,肯定也不是最后一個。

孤單探戈來了之后,野狼Disco 的熱度似乎有點下降了,有時候不得不感嘆,一個事物從極度火爆到被人遺忘可能都用不到半年時間。

參與討論